Sora哀

【WELCOME TO 211B BAKER STREET】

二次创作作品堆积地
主 【名探偵コナン】创作
【Reverse】(新哀向)连载中

偶尔也会写写短篇(´∀`)

微博 - @someru_林檎中毒
ask - http://ask.fm/someru
个人介绍见→关于我

古虛 - 三日的奇迹【短篇】

存档 - 2011年7月

前两天在电脑里找到了当年写给朋友的古虚文,真的好怀念当年的文风啊T^T!

注:工口有




To. Melody



【01】

「現在處於的這個世界、身邊的風景絲毫沒有任何改變。唯一變了味的卻是我們心的顏色以及無形的世界觀。」

偶然想起某人曾經說過的這句話,當時,臉上微微揚起的弧度以及輕浮的表情依舊記憶猶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那種表情,真的是令人不爽啊。想到這裡時,我不耐煩地地把手中的空咖啡罐丟入附近的垃圾桶中。

這個『新世界』的一切都很平淡、仿佛SOS團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明明這個世界剛回到和平,自己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如果是回到平時剛被春日折磨後幾秒鐘,一定會恨不得在這個世界中心大笑一場吧。或者是站在春日面前,敲打著桌子大叫「我是SOS團的團長阿虛、從今天起大家都要聽我的。」雖然後者一點也不符合邏輯。

            看著空空如也的社團教室,讓我想起了春日消失的那一次。可那個時候,多虧了原來的長門在暗中幫助,我才能夠回到SOS團。

            

            哪怕我知道書架上的書本中不可能再隱藏著長門給我的鑰匙了,可是我還是情不自禁地翻開上面熟悉的外國小說精裝本。翻了一遍又一邊,最後自己都厭倦了便把整個書架上的書都搬出來。

            「人總是不斷消失在過去的日子里的。」我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盯著這一句話愣住了。那種早已忘卻的感覺頓時浮入心中,莫名的噁心感襲入大腦。如同詛咒一般。

            「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呢。」忍住疼痛,我借著書櫃的力量漸漸支撐了起來。

            翻開手機蓋、伴隨著屏幕的亮光,那個熟悉的號碼浮現在我面前。

            靜靜地等待著電話另一頭的人,能夠用平時溫柔到噁心的聲音來安慰我、能夠習慣性地揚起15°度的弧度看著我、能夠在每次遇到困難的時候暗中鼓勵我……

            腦內竟是那傢伙的回憶、該死的。

 

            「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此時、窗外的世界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02】

            今年冬天的第二場、剛好是12月18日。這麼說、3天後回到SOS團的話就是奇跡咯?別傻了約翰·史密斯。

            不知道什麽時候,就喜歡上了一個人的快樂。沒有任何來騷擾、沒有任何人來打擾,這種嚮往的生活終於得到了。已經不想繼承SOS團了,因為沒有他們的社團,就不再是SOS團了。

            爲了打發時間,我再次如同去年一樣回到了文藝社教室。哪怕沒有眼睛版長門在哪裡我也不驚訝。打開電腦的電源,Mikuru的隱藏文件還隱藏的好好的。那天被我打亂的書本早已被放回了原處。等等……我根本就沒把書放回去過啊。難道剛才就開始在意的不協調感就是那個麼?

            難道一開始就被玩弄了麼?

            即使知道那些書可能是路過的值日生或是清潔阿姨整理乾淨的,我還是選擇去相信夢境。

            自己的夢境里永遠都有這麼一個人,什麽也不說只會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靜靜在身邊圍觀著、笑著。只有到關鍵時候才會開口、或極少的動手。這一年和他相處下來,才看白了他的作風

            去年4月,當遇到一連串的奇異事件之後,我曾經問過他「你不是超能力者麼?所以可以把這一杯冷卻的咖啡恢復熱度是麼?」

            結果被笑了。

          最後才知道,你們都是滿足春日任性的想法才出現在我面前的『救命恩人』。一旦春日不再是神,你們也無法在她身邊生存下去。

            這次我就相信神一次吧、請借用這三天的時間賜予我奇跡吧。

 

他、一定在某處看著我。那傢伙說過,不會丟下我一個人走的。

            

身邊一如既往的景色最終還是會厭倦的、因為遊戲結束了、夥伴們都離開戰場去幹自己的事情了。

 

【03】

            大雪下了整整一個晚上、停的時候剛好是第二天早上。

            我忍住躲入暖爐的慾望,換上洗的發白的運動套裝出去慢跑打發無聊的一天。

            經過小鎮的每一處:每天上課時必須走的小山坡、山坡旁邊的女校、熟悉的SOS團團聚必須經過的咖啡店、以及當初某個無聊電影的拍攝地。不過,運動還真的不是我的菜啊。

            最後在FamilyMart停下了腳步。

            「一共是200円。」把兩個100円的硬幣遞給收銀員後選了個床邊的座位坐了下來。

            「早上就喝這個,真的沒事麼少年?」結帳的時候收銀員不禁問道。

            「沒事的、習慣了。」我禮貌地笑道。

            「運動後還是要注意補充營養啊,不好好吃飯不行的。」收銀員繼續說著。

            什麽時候開始迷戀上便利店的黑咖啡了呢?小時候,我家老媽在喝的時候我聞到那個味道就會反胃。我妹也是,嘗了一口後便乖乖去喝她杯中的果汁了。剛剛那個收銀員問了後才想到這個問題。

            離開便利店後,我加速腳步,繼續跑著。哪怕雙腿再累也停不下來,漸漸低喜歡上這個運動了雖然我知道只是三分鐘熱度。路過的大媽們一定認為我是一個傻子吧,居然會在剛下過雪的道路上跑步。有好幾次都快和地面接吻了。

            眼看已經中午了,我躺在公園的長椅上,不知不覺地……閉上了雙眼。

 

            「你真的是個笨蛋啊,沒見過比你更笨的人類了。」

 

【04】。

            夢境里一切看似完美。當蘇醒來的時候,都會被一場巨大的海嘯洗禮。

            現實中出現的一個個人都只是生命的過路者、沒有一個能夠留下來欣賞眼前風景的,唯一帶給我的只是鞋跟與地摩擦時的噪音。

            發明家想要發明出新道具讓過路者走的更加踏實;

            醫學家想要發明出新藥劑讓過路者們暫時忘卻痛苦;

            毒品販子想要用任何手段說服眼前的人類一起來享受『天堂』的無憂無慮;

            那你的夢想,是什麽呢?

 

            瞳孔被刺白色的亮光所佔領、我恨不得再次閉上雙眼回到夢境。刺鼻的消毒水味卻不停地偷襲著我的鼻腔。

            身邊觀察的白衣女士似乎察覺到了我的動機,立刻跑出了這個房間。

            我觀察了一下四周,狹小的病房、簡易的擺設以及隱隱約約撒入房間的陽光,使我又想起了去年那個糟糕的冬天。那個輕浮的男人一直都同噁心的表情盯著我,看的渾身都起雞皮疙瘩,說不出來的難受。

            「你終於醒來了啊,向你這樣不好好吃東西是不行的阿虛。」奇怪,這個人知道我的綽號。抬起頭來立刻對上了她的雙瞳。

            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我不禁叫出聲了「佐…佐木…」

            「正是在下。」她看到我驚訝的表情後笑了起來「沒想到阿虛你還真能睡,現在都已經第二天下午了。你一定會想知道爲什麽我在這裡對不對。」還沒等到我回答她就繼續說了「聽說你是因為運動過度、營養攝取不足才暈了過去的,要不是在下被那個超能力者叫來我也不會……」

            「你說什麽!」她剛好說到了禁語,我不得不把手按在了她肩膀上「你剛剛說的是……誰?」

            「不是以前經常和你在一起的那個,笑容很燦爛的少年麼。今天還……阿虛……」

            我還是忍不住跑了出去,哪怕知道已經沒有希望了。也許剛才的那個也只是我的幻聽。誰叫那傢伙早已佔領了我的大腦呢?真是夠蠢的。所以醫院裡的各位對不起了啦,我有一個不得不去見得傢伙。佐佐木,謝謝你告訴了我那傢伙的存在。

            古泉一樹、我一定要親手找到你,然後好好地揍你這個小子一頓。

 

【05】

            想到了很早以前做過的一場夢。

            夢中、并不存在著SOS團,我並不認識春日。只是每天過著無趣的日子,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存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是什麽。後來我才意識到,你們都曾經存在過,只是把你們的記憶都遺忘在某處了。如同把心愛的玩具弄丟了一般。

            腦海內不斷湧出來的盡是那個傢伙的回憶。

            第一次你帶我去封閉空間時,你握著我的手遲遲都沒有抽回。又拼命地在灰色的空間中不停地戰鬥著,討伐著神人。

            在雪山的那一次,你鎮定地推理著長門的暗示、救出了SOS團的大家。

          你一直在一邊笑著應對春日任性的需求、以及暗中幫助著身邊的我們。除了你噁心的笑顏和鎮靜外,就再也沒見過你其他的表情。

            其實從一個普通人變成超能力者後,你也很痛苦吧。所以,就請告訴我你的全部吧!

            我想知道爲什麽你會笑;

            我想知道爲什麽你會沮喪;

            我想要知道你的全部。

            哪怕曾經的SOS團都圍繞著春日而轉、不過這一切都早已無所謂了。誰叫我喜歡你這傢伙呢?

            「我想見你、想見你、想見你、想告訴你……」

 

            「想告訴我什麽呢。」

            哈?

            跪在雪地中央的我一定是眼花了,我沒有理會自己的幻聽繼續走著。是時候忘掉一切,繼續走了。

            「我不要你忘了我。」

            可是我要忘了你。佐佐木說你還在我身邊。因此我更不會回頭看你了,不想再把你的回憶拿出來了。這樣只會讓我更加懷舊,停在遠點。

            「難道不認識我麼?哦呀哦呀,那重新做個自我介紹吧。古泉一樹,性別如你所見,年齡應該和你差不多。優點是待人親切、思維清晰。缺點是輕浮以及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一直都喜歡著一個叫做阿虛的人,可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

            混蛋、不要用那種聲音來叫我的綽號。我想捂住雙耳,雙手卻被他的溫度所包圍了。

            「我說,那麼冷了我們就回家吧。」他的臉貼著我的耳朵,繼續用他的手搓著我的手。

            我不情願地開了口「隨便你。」

            真是麻煩的傢伙啊。

 

【06】

            家、到底是哪裡。

            一不留神、我就被拉到了古泉所居住的公寓。

            「要喝點什麽么?」那傢伙露出了自己招牌式的笑容。我尷尬地搖了搖頭,坐在了沙發上。不過他還是拿著一杯咖啡,放在了我旁邊的咖啡桌上。

            古泉主動打破了寂靜「你最近……還好麼?」

            「啊恩。你呢?」我繼續問道。

            「倒是你一點也沒變呢,還是老樣子。看到你這樣我就放心了。不過還是要好好吃飯啊,不然……」

            我實在忍不住了,立刻陷入了他的懷裡。他的笑容僵硬了,露出的是不曾在我記憶中留下痕跡的表情。早就失去理智了,別人要說我同性戀啊變態啊都好,就是喜歡面前的這個人啊。

            「對了,我還沒聽到你的回覆呢?對於我剛才的自我介紹」恢復了平時笑容的他,自然地看著我。一臉嘲弄的表情,真是不爽!不過我還是忍住怒氣來回答他的問題。

            「別人都叫我阿虛,自己連自己真名都不太記得了。性別你自己不是知道麼。年齡你剛剛也猜對了。優點沒有。缺點是愛發呆、愛吐槽。喜歡的人……」

            古泉你在幹什麼!

            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雙唇早就被那個傢伙吻住了。哪怕再想阻止他,現在都已經無能為力了。這個吻變得越來越長,我漸漸也有點呼吸不過來了。

            「不管你的優點也好、缺點也好,現在這樣就已經足够了。我就是喜歡上了現在的你。你也是喜歡我的吧。」

            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我即使再怎麼掙扎也沒用了。

            靠在他的懷裡,我吐了幾個字。

            「我輸了。」

      

      【07】

                  他不斷地吻著我,我貪心地享受著他給我帶來的一切。

                  溫度、觸感、以及力度。

                  「真的可以這樣做麼。」做前戲之前這傢伙又欠扁地問了一句。

                  「隨便你拉!」真是拿他沒辦法。

                  「那我會儘量溫柔一點的。」他說著就壓在了我身上,灼熱的皮膚碰到了我的身體。

                  漸漸感到他的雙手透過我的上衣在里面撫摸著。該死那裡居然被他碰到了,回頭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他的手捏著我的乳頭,我還是忍不住叫出了聲。

                  「這裡,原來是你的敏感帶啊。」

                  「別多嘴!」我不得不把自己的臉藏到縫隙里去。

                  他似乎還沒玩夠加快了手上的力道,并在我耳邊吹著暖氣。

                  「那裡還不可以!笨蛋不要太得意……啊…」一不注意,他的手已經伸入了我的深處,隔著布料搓著。

                  「哦呀哦呀,你真的那麼舒服麼?」

                  「還不是因為你太興奮嘛!」我把臉埋進了枕頭中,不敢再多看他一眼。這種如同純情少女般的反應。真噁心。

                「原來你沒有在我不在的時候自己處理過啊。」他邊說邊撫摸著我的頭髮「快看我的臉,你從剛才開始就沒好好在看吧。」

                  「不要,笨蛋……笨蛋……你什麽都不知道。」我抱緊枕頭,不想讓他奪走。

                  「你才是笨蛋吧。我不在了就過著那麼頹廢的生活我能不擔心麼?不管是機關也好、神也好,已經結束了啊。所以,從現在開始這就是我們兩個的世界。你就是你,我就是普通的古泉一樹。」他抱緊了我,還是把我手中的枕頭抽走了。

                  真的什麽也不懂。

                  

                  「可以進去了麼?我……實在不行了。」

                  我默認了,平時的笑容突然從他臉上消失。我們的距離又拉近了一步。第一根手指、第二根手指、第三根手指…… 最後還是被他玩弄了一番,忍住了劇痛把頭埋在他的懷抱里。

                  「我們……一起去吧。」他低下頭看著懷裡的我,我忍不住吻住了他。

                  「我可以理解為是吧。」他抱緊了我,讓我的身體靠在了枕頭上方,不停地在我身體的後側摩擦著。身體都變得奇怪了、心跳也是、人也是。

                  全部都進去了呢。

 

 

                  倒在床上的阿虛最後對著古泉做了口語,嘴型隱隱約約是五個假名。

                  「果然是個彆扭的人呢。」古泉苦笑道,把身上的棉被給阿虛蓋上。

                  

                  

 

あいしてる「我愛你

P.S  Today is December 21st


评论
热度(37)
©Sora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