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哀

【WELCOME TO 211B BAKER STREET】

二次创作作品堆积地
主 【名探偵コナン】创作
【Reverse】(新哀向)连载中

偶尔也会写写短篇(´∀`)

微博 - @someru_林檎中毒
ask - http://ask.fm/someru
个人介绍见→关于我

新志 - Live in the Moment (活在当下)【短篇】

-注意-

[新志] [短篇] [甜文]
昨天晚上在床上想出来的脑洞 ^q^
时间设定在柯南与哀恢复原体后的第三年
《Reverse》更新前的热身文【。
如有角色形象崩坏,请见谅【。




【Shiho's Point of View】


我讨厌“永恒”这两个字。

究竟是为什么,我无法给出一个理性的答案。

刚才的话语假设被那个大侦探听见了的话,他也许会吐槽道:“你这个不可爱的女人,不是任何东西都是能够用理论去证明的。”

坐在通往东京的新干线上,我忍不住尝试着在脑海中寻找能够证明“永恒”不存在的证据。


幼儿时期天真无邪的我虽然被送出国、每天面对着大人才能够理解的深奥科学理论,但那时侯的我心理年龄依旧停留在个位数。我曾经相信过,只要我好好学习,并且继承父母的研究,就有机会和家人一起品尝那个名为“永恒”的苹果。

但他们的死,狠狠地刺穿了我心中对于“永恒”的解读。

姐姐明美是我当时的唯一救赎。虽然我打从内心羡慕那个比我大几岁的姐姐、羡慕她有着比我更多的自由,但这完全没有改变我们之间的亲情。

我又一次依赖了“永恒”,但它却在Gin的子弹击中姐姐的那一瞬间再次地离开了我。不过,我也不能确定“永恒”是否真正永远地在我心中消失了。


如果那位大侦探听了我这番又矛盾又愚昧的话语他究竟会说些什么呢?


新干线逐渐放慢了速度,这时我意识到我已经回到东京了。

列车外的景色如同电影般在我脑中一遍遍地回放着。

我终于又回到了这块见证了我“第二次人生“的土壤。


看着窗外景色发呆的少女还不知道三分十五秒后少女会踏上东京的土地,被高峰时期的人潮埋没。

四分零一秒时一位少年会在人海中找到少女的踪迹。

四分零五秒时少女会被那个令人怀念的少年停住脚步。

四分零八秒时少年会看着少女的双瞳,挂着真挚同时隐藏着一丝深情的神情对她说:“欢迎回来。”

四分三十一秒时少年又会吐槽她真的不可爱,能不能再多撒点娇。

六分十四秒时在停车场的两人会因为为了让少女惊喜而偷偷出来迎接她的老人家与三个童真的孩子而大笑起来。

之后,两个人之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少女摇了摇头,坚定地对她的内心说:“我不用知道。”

少年问她在喃喃自语什么的时候,少女对他做了个鬼脸。

“秘密!”


虽然少女不相信“永远”,但她将这一瞬间的小小幸福视为宝。

哪怕经历了再多的挫折,少女不得不承认,是这些长时间累计下来的短暂美好支撑着她活到了现在。

坐在车上,再度陷入个人世界的少女并不知道坐在前座的那位少年正偷偷盯着她的面孔看。

“笨蛋,刚刚觉得有一瞬间你还蛮可爱的。希望那不是错觉啊。”




【Ran's Point of View】


我相信“永恒”的存在。

经历再多风雨,我对于“永恒”的定义依旧坚硬如石,丝毫不变。

新一真的回来了。

爸妈的关系渐渐变得融洽起来了。

小哀能够越来越自然地和我相处了。

随意在我脑海中的拼图中挑选几枚就能发现“永恒”的气息。


上帝一定是给予了每一个人一生能够拥有一次“永恒”的机会吧。

起初,我以为我的“永恒”在我许下“新一一定要平安回归”的时候,就已经用尽了吧。


你问我是否后悔和新一分手?

虽然那么多年后想想、还是觉得心里有些空虚,但这是我主动做下的决定。我和回归后的新一正式交往的两年中,有过热恋期,也有做过那些恋人之间的事情。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新一不能带给我我想要的“永恒”。这样子想会不会很自私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为我的私心带来的错表达歉意。

不要误会啦。

我的直觉还告诉我,新一的“永恒”之人并不是我。


我停下来喝了口桌上的卡布奇诺,整理了一下话语后,继续讲述我的“故事”。


新一是一个坚强、专一、又有着强烈责任感的男人。

说他坚强的话,你应该意识的到他是那种即使自己遇到了麻烦,不到他自己觉得是正确的时期前,他一定会自己去承担。

新一虽然不擅长谈恋爱,但他对于喜欢的人不是一般的执着哟。新一就像是乌龟一样,确定彼此的心意后,他真的会死死咬着喜欢的人,不会轻易放开。

和我分手后,新一还是会时不时地和我问候、发个短信聊聊天、见到我时对我笑… 但我相信这是新一责任感的体现,他绝对不会和你分手后就丢下你一个人不管。

正是因为我理解新一身上的那些优点,我才能够意识到我不是他的归属地,他也不应该和我一起分享“永恒”的果实。这样的话,新一总有一天会像坏掉的木偶一样散架的。


“小哀,我相信你是能够带给新一“永恒”的存在唷。” 女子以真诚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少女:“这是我这个青梅竹马,甚至其他女孩都无法做到的。”

喝尽了眼前的卡布奇诺后,女子再次说道,“小哀,正视你对新一的感情吧。你和新一的“永恒”,也是我的幸福。”


女子准备起身结账的时候,少女终于开了口。

“下次见到我的时候,叫我志保吧。我也会…试试看叫你小兰的。”

一段也许会是“永恒”的友谊就在午后的咖啡馆孕育了。


与少女道别后,女子准备走向车站时迎面而来的是一位成熟的男性。

两人之间有默契地说了几句简短的话语后,就手牵着手离开了咖啡店。

此时,沉浸在新婚幸福中的女子能够坚决地断定身边这位她所选择的男人,是她真正的“永恒”。


“谢谢你选择了我。”




【Shinichi's Point of View】


“永恒”?

你问我是否相信那么抽象的东西?

虽然很不好意思打断你的问题,不过我现在不得不出门了。


在黑色西装外面披上一件外套后,少年拉开了别墅的大门。

“好慢。”少女挂上冷淡的神情看着少年。

少女穿着她最喜欢的深红色香槟酒裙。有着二分之一英国血统的她,哪怕不化妆都显得异样光彩。少女脸上淡淡的装束,将她端正的五官完美地展现了出来。少年彻底地呆住了,心中的节拍瞬间变乱了。要不是身边的老人家提醒少年回过神,他的双眼也许久久都离不开少女。


少年很清楚,今天出门的目的是前往怪盗先生会出现的地点——国立美术馆。

两人准备带上面具,混入人海之中,寻找怪盗先生的踪影。

不幸的是,艺术品不仅被偷走了,美术馆内也一时停电了。心血来潮的怪盗先生在美术馆里埋下了一个个“陷阱”,在适当的时候消失在黑暗中。就连平时冷静的少年和少女也掉入了一个陷阱中…


“我说啊工藤…你要以这个姿势保持多久啊。” 少年的身躯在掉入陷阱的那一瞬间盖在了少女上面。少年的双手紧紧扣住少女的腰,生怕她受伤。

“对不起,能够就这样子保持一断时间么?我突然…没有力气动了…” 睡意就在这时袭击了熬夜写论文的少年。

“也不是不可以啦…你也辛苦了…” 虽然在黑暗中,但少年还是意识到少女在害羞。少年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你笑什么啊?” 

“对不起…只是看到了宫野你稀有的一面啊。真的希望现在能够在灯光下看看你的模样啊。”

少女比刚刚更害羞地挤出几个字:“你这是在挑衅我么?”

“是说你可爱啦,平时不可爱的家伙。” 少年说完这句话后,感觉自己的脸也在发热。

逐渐适应了黑暗的少年少女开始寻找起彼此的存在。

最后,少年看入少女的双瞳。几乎是没有去做任何的思考,少年将自己的双唇覆盖在少女的唇上,久久没有松开。虽然不是第一次和其他女孩接吻,但此时的他就如同初恋的少年般,吻中带有着一丝青涩。

原本想要反抗的少女,也因为这个狭小空间的限制而选择放弃。“我其实真的很不安。意识到你要再次踏上新干线的日子即将来临时,我不得不这样做。”

少女依旧没有发话。少年也读懂了少女的心声——她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下次在你踏下前往东京的新干线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你的视线中第一个出现的对象。”

“见到后,少年会对少女说…和我一起品尝这个名为‘永恒’的果实吧。”

话音刚落,少年感觉到怀中的少女在颤抖。

“如果我不相信‘永恒’的话呢?” 少女开口,少年意识到少女在那一瞬间没有看着他的瞳孔。

少年稍微愣住了一会儿。

再次开口的时候,他自信满满地给出了一个答复。

“那我也索性抛弃所谓的‘永恒’理念。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瞬间、我比任何人都要珍惜。与其做下‘永恒’的宣誓,我要和你一起活在当下。我不想看到那个受‘永恒’观念拘束,不能幸福的宫野。”

意识到少女的颤抖消失的少年脸上扬起一个弧度。

满月的轮廓就在此时出现在夜空上,透近房间的月光照亮了两人的面孔,见证了少年的话语。

少年第二次与少女接吻前,隐隐约约听见了少女的答复。

“我也和你一样。”

和少女一样有点不可爱的答复。




【Finale】
 


少女还是不相信“永恒”的存在。
但这一次,她相信着比“永恒”还要更加强大、更加幸福的存在。

“找到你了。” 淹没在涉谷十字路口茫茫人海之中的少女被一个熟悉的温度包裹了起来。

“你为什么能够找……”

话音未落,少女的话语就被少年堵住了。

许久后,少年开口:“我不是告诉过你,无论在哪里,我都要成为第一个出现在你视线中的人么?”

少女沉默了。

少年很清楚,这是少女害羞的表现,少女且不讨厌少年的怀抱。

少年这时想起曾经与一位挚友,即为少年前女友的对话。

“新一的话会后悔没有早一点遇到小哀么?”

少年听见时果断地摇了摇头。

正是因为少年早已抛弃了“永恒”之类的世俗观念,他才能够这么肯定地传达给眼前的女子——不,他并不后悔。

反而很荣幸第一个进入少年世界的人是他最亲密的挚友兼青梅竹马。

反而很感慨少年的挚友告诉迟钝的少年自己真正的归属地。

反而很庆幸是少女手下的“毒药”所带来的微小“奇迹”,使少年与少女相遇了。

女子笑了笑后说道,“很像是新一会给出的答复呢。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后悔和新一提出分手了呢。”

少年看着眼前少女的双瞳。

正巧,少女也和他在想同样的事情。

之后,两人松开了彼此,手牵着手,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谢谢你兰,推了我们一把。”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了同样的话语。

此时,少年握住少女的力道更重了。

随后,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涉谷十字路口高峰时段的人海中。



-完- 

评论
热度(15)
©Sora哀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