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哀

【WELCOME TO 211B BAKER STREET】

二次创作作品堆积地
主 【名探偵コナン】创作
【Reverse】(新哀向)连载中

偶尔也会写写短篇(´∀`)

微博 - @someru_林檎中毒
ask - http://ask.fm/someru
个人介绍见→关于我

Reverse - Chapter 2: 友人

[Chapter 2:友人]

 

[Side A: Ai Haibara视角]

      “小哀!”第一声。

      “哀!”第二声。

      “志保!”第三声,都是从同一个男孩口中发出的声音。

      灰原眼前的男孩晃动着她的肩,她才停下发呆。墙面上带着金属质感的电子钟上刚好显示的是下午三点。

      “小哀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啦,刚刚我们说到哪里了?”男孩旁边的红发女孩问道。她叫做小泉红子,是旁边的男孩——黑羽快斗的助手。

      “是不是在谈论关于人类克隆试验啊?”

      “志保我看你还是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你有点不像平常的你哦。”快斗话音刚落,就被灰原冷冷地盯着。

      “不要叫我志保了前任小偷先生。我的名字是灰原哀。HAIBARA AI!不会写“汉字”(注:KANJI为日文中的中文汉字)的话我可以教你写哟。”灰原调侃道。

      “是是,我输了… 那我们继续开会吧。”虽然说是开会,不过一间宽大的会议室中也就灰原,小泉和快斗三人。

      “DNA克隆虽然曾经在大多国家都是被禁止的。但是在最近几年,这条规定被许多亚洲和欧洲国家所解除了。”

      “我承认对于现在人口急速下降的日本来说,DNA克隆是很有去进一步探讨的意义所在。不过DNA克隆还是一个很有争论性的话题,你真的确定要进行这次试验么?”

      “你这个连APTX4869的女人也说的出这句话,太…”

      “快斗你真是够KY(注:空気が読めない的简写,用来形容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的。”快斗还没说完就被红子手中的文件打了一下。

      “我对这次试验有点兴趣,但在进行之前我认为我们要做好一些心理准备。”灰原丝毫没受到快斗的影响,继续发言,“你们认为这个研究是否有必要去做?其次,假设试验成功了,我们是否要将成果公开?公开的后果会如何?这点你们应该也很清楚吧。”

      快斗跟红子丝毫没有发话。

 

      “不,也许,我比你们两个都应该更清楚这一点吧,毕竟我是……”哀玩弄着手中的试管, 没有与两人有丝毫眼神交流。

      “不要说了哀!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Let it be。”红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与哀的双瞳对上了,“你现在是灰原哀,是从牛津大学毕业的医学系高材生。哀,请看着现在向着未来前进,而不是倒退回去啊。”

      哀看着红子真诚的眼神,顿时回想起了曾经也有一个人,在她身边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我还有你们真的是太好了。这是哀在心中真正想传达出去的话。

 

[Side B: Shinichi Kudou 视角]

(半年后)

      工藤正翻阅着手中的原版小说,书面是Brave New World。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就习惯了书海中的世界。歌德曾经说过“一个作家的风格是他的内心生活的准确标志”。写作对于作家来说,也许是最能够表达他们内心的方式吧。

      自从变回工藤起,他变得越来越不懂得去表达自己的情感。就连曾经多年暗恋着的青梅竹马毛利兰的出嫁,工藤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曾经会去找朋友倾诉的工藤,如今选择了文字跟物理的怀抱。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工藤提起了笔,翻开了一本日记。这也是工藤最近养成的习惯,虽然会被熟人嘲讽道,这真不像是他的风格。

      6月10日 星期三 

      刚写下了日期的工藤,顿时脑内一篇空白。对他来说,今天又是一个一如既往的一天。早上起床、刷洗、吃饭、工作、小睡、看书,一切看似是如此的平和。记得工藤还是“柯南”的时候,每天都过的特别充实。当时的他,仿佛就像是一个瘟神般,到哪里都必须有案件发生,最后戴着光辉而离去。难免还得想方设法地去寻找将他的身子变小的黑暗组织。那时候的工藤,也许也不会想象到现在所发生事情吧。所谓“平成的福尔摩斯”以及“日本的救世主”,这些被媒体贴上的标签对于现在的工藤新一来说,没有是最好的。

      从窗外所透入的一丝暖意,使得工藤不禁打了个哈欠。一时轻松下来后,工藤的脑海内浮现出几个月前去一个熟人家时的场景。

(半年前)

      工藤跟随着赤井秀,沿着米花二丁目的小路走着。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在性格上,这两个人其实真的有些相似。只不过一个是科学家兼侦探,另一个是实实在在的前任FBI探员。步行了数十分钟,二人在一幢公寓前停下了脚步。赤井的家就在4楼。

      类似其他的高级公寓,房内分为了三个房间跟一个客厅。不过房内的装饰却非常简单,主要是以黑白二色为主体。

      “要不要我去泡点咖啡什么的?”一进屋,赤井便问道。

      “不必了。”工藤客气地摇了摇头,便找了个靠垫坐了下来。

      “呐,”赤井开口,“我们也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吧。”

      “嗯,自从她离开了日本以后吧。真的是好多年以前了,没想到你现在居然留在了东京。”工藤说道。

      赤井回应道,“毕竟我曾经保证过她姐姐要好好保护她啊。所以我还是要在这里,等着她从英国回来。”

      在黑暗组织被破灭的时候,赤井处理完后事之后,便选择了退休。退休后就两年,赤井已经结婚了并且有了自己的家庭。

        赤井继续问工藤,“那你,现在还好么。”

      “也就那样子了吧,自己通常都在家里或实验室里搞搞研究,有时候警视厅或者服部那里需要了,就接几个案件。”工藤沉默了一下后说道,“毕竟哀…志保不在了,感觉身边有点安静。过去,她还在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解决的案件,感觉更加的精彩。”

        赤井没有打断工藤,打算继续听工藤对他倾诉。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推理的热情渐渐逝去了呢? 

        赤井听了工藤这一番话忍不住笑了,拍了拍他的肩,“你现在还年轻,有的是体力跟时间。虽然还是对你在大学修了物理而感到惊讶的,不过我曾经也是这样子走过来的。你已经很努力了,当时作为一个高中生,要承担那么多的压力。辛苦了。”

      其实工藤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人这么安慰他。多年没将自己的感情流露出来的他,安祥地笑了。

(半年后)

      从回忆中回到现实的工藤,盯着眼前的牛皮纸,忍不住在日记上刷刷地又为新的一天打上了一个句号。这样的习惯,工藤自从进入社会后就开始了。曾经有一个心理医生告诉过他,如果不擅长去表达情感的话,不妨将自己想要传达出去的想法写下来。

      工藤自嘲地笑着,心想,“当年那个自信的工藤新一,到底怎么了。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9)
©Sora哀
Powered by LOFTER